<p id="6ol9a"><cite id="6ol9a"><wbr id="6ol9a"></wbr></cite></p>
    <output id="6ol9a"><strong id="6ol9a"><small id="6ol9a"></small></strong></output>
  • 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戶端iPad客戶端Kindle版手機版天貓旗艦店

    在數字化的引領下,上汽乘用車正走出一條獨特的品牌之路 | 鼎革獎2019

    作者: 2020-01-09 13:12:30 0

    隨著新興技術不斷融入到汽車工業領域,消費者的需求正呈現出強烈的個性化趨勢,汽車早已不再是傳統產品的單一化市場,而向多元化方向發展。在這一背景下,借助數字化手段高效滿足市場需求,并實現降本增效的目的,成為了車企保持高速增長的共同選擇。

    在汽車數字化的浪潮中,即使像上汽集團這樣的行業巨頭,也同樣保持著敬畏之心。

    早在2015年,上汽就提出了“汽車新四化”的概念,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一概念也在不斷地進行優化。其中,智能網聯化、共享化則完全屬于數字化轉型的范疇。圍繞“新四化”的戰略布局,上汽數字化轉型重點聚焦智慧出行、智能制造、智能產品領域,研發領先的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技術,為新四化創新戰略提供核心技術支撐。

    值得一提的是,在上汽的數字化轉型之路上始終抱著開放,合作的心態。不僅繼續加深與SAP等“老朋友”的合作,同時也與華為等科技公司、以及阿里巴巴等互聯網企業跨界探索,為上汽數字化轉型提供動力。

    數字化為集團轉型提供有力支撐

    如今,在全球汽車行業范圍內,一場以電動化、智能化、網聯化為特征的車企數字化轉型正在悄悄展開,影響著整個汽車產業的格局,全球車企都在順應趨勢進行積極布局。在這場轉型當中,上汽無疑也是卯足了勁,無論是在新能源汽車板塊,還是共享出行、自動駕駛、智能互聯,這家國企改革的排頭兵已經在數字化領域完成了全面布局。

    值得關注的是,與其他企業數字化轉型相比,上汽的數字化轉型有一個最大的不同,即數字化的部署實施不是僅限于某一個環節或流程,而是整車、零部件、金融、服務貿易四個板塊一起推進。“從四年前,上汽就提出了在2020年實現從制造型企業,轉型成為出行服務及產品綜合服務提供商的目標。這個巨大的轉變不僅是數字化轉型的體現,而且也代表了集團定位的改變。”在上汽的轉型過程,其數字化部署實施也包含了更深層次的含義。

    首先,按照上汽的戰略構想,簡單地將車賣給用戶不是集團的首要目標,而是通過各類出行服務為消費者提供更具實際價值的出行解決方案。其次,從數字化融合的層面來講,上汽希望整車產品能夠更好地匹配出行的需要,通過數字化、智能化的構建,能夠在運營中使得整車產品服務的工況更受控,并將車輛的智能化能力全面推送給用戶。此外,在出行服務、整車數字化的基礎上,將車輛的數字化與用戶的軟件交互和管理界面實現無縫融合。上汽提出的出行服務不是停留在口號層面,而是落實到了具體的實踐當中,比如,上汽推出的“送電服務”就是一個很大的亮點,車主通過“上汽榮威APP”可以一鍵下單呼叫“送電服務”,上汽送電車就會按照指定位置來為車輛進行充電服務,而且這項服務還有時間承諾,超過時間會進行賠償。

    毫不夸張地說,上汽的數字化轉型已經上升到了價值取向的高度,而上述幾個方面的內涵豐富的數字化部署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為上汽實現“出行服務和產品綜合服務提供商”的轉型提供了有力支撐。

    在上汽整體推進的數字化轉型中,數字化研發是最具核心意義且難度最高的部分。在過去的一百多年中,整車研發都是基于經驗和標準。

    實際上,這種基于標準的研發往往也會面對一些現實問題。首先就是標準的冗余問題,第二個問題就是標準的差距,每輛車的特點和實際情況是不一樣的,這就會給用戶在體驗上帶來差異。第三個就是主觀感受和客觀標準的問題,標準只能限制在物理層面,而由于個人的認知不同,即使對某個零部件的同一個選項,也會產生不同的認定結果。

    然而,現今數字化技術的發展為汽車的研發設計帶來了變革,上述以往無法掌控的問題,都可以通過數字化來解決。同時,在上汽乘用車首席數字官張亮看來,基于數據閉環的產品研發,也是助力中國汽車行業實現彎道超車的有力支撐,更是上汽致力于構建新能源、智能化汽車生態的研發志向所在。

    產品落地體現數字化業務能力

    對于上汽整個集團來講,如果要實現更好的發展,起到決定性作用的依然是整車企業。整車企業的業務流程能不能融入更多數字化的因素,能不能把產業鏈上下游更好地串聯起來,通過數字化轉型提升整車企業的能級,這在集團轉型過程中是非常重要的核心環節。

    更為重要的是,自主品牌一直是上汽的第一戰略,包括上汽提出的“新四化”戰略布局,也完全基于自主品牌實施,而作為上汽全資子公司的上汽乘用車,就承擔著上汽自主品牌汽車的研發、制造與銷售。“只有突破自主品牌發展,才有可能全面實現數字化的轉型。”張亮認為,自主品牌的數字化轉型,關鍵就是要明確到底干什么,要解決什么問題。

    基于充分的信息化建設基礎,上汽自主品牌的數字化包羅萬象,其中智能制造更是其打造業務中臺,實現數字化轉型的關鍵舉措。智能制造除了要實現生產過程中的數字化和智能化管控之外,由于產業鏈過長的特殊因素,還需要通過數字化的能力打通產業鏈上下游。為了實現這一目標,上汽目前正在重點構建iLink系統。

    從實際應用角度來看,iLink系統是一個包含豐富內容的體系,包括信息的披露、流程的管控、對零部件企業的賦能、智能化等四個層次。顯然,對零部件企業的賦能是實現打通產業鏈上下游的一個重要環節。通過這項舉措,上汽的整車生產不僅實現了零部件級工序排產,而且做到了平準化排產,這其中又包括了三種模式:“庫存的平準化”對精益化生產很有幫助;“線上工作的平準化”能夠平衡工位負荷,這樣可以提升生產運作效率和員工的工作質量;“需求的平準化”可以實現上下游產業鏈的互聯互通,既能夠滿足上游需求,又能保證下游高效率完成拼裝組合。

    張亮表示,iLink系統中對零部件企業賦能的能力,可以充分釋放給供應商,這也是構建“上汽云”的價值所在。“而在三四年前開始構建的上汽云,實際上是業內首個由車企全資成立的行業私有云,為中國汽車行業打造了專屬應用。”

    有道是,“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現如今,數字化轉型是汽車行業企業頭等的重要工作。但是如何知道數字化努力是有價值的,如何量化數字化轉型的效果?

    在上汽乘用車數據及信息系統部總監進行了一系列耕耘之后,上汽的數字化轉型效果直接體現在了具有智能網聯化特征的產品上。楊敏介紹說:“從2016年全球首款互聯網汽車榮威RX5上市,到前不久全新智能座艙技術品牌“AICS”的發布,上汽成功將“互聯網”汽車帶入“智能座艙”新時代,也反映出了其數字化能力的演進,以及自主品牌汽車在產品品質和產品實力方面的提升。”

    上汽智能座艙改變人們出行生活的領先設計有很多,比如全新引入的AR導航系統,車輛儀表盤具有全景AR模式虛擬儀表功能,可以提供更直觀的導航信息。在應用中,攝像頭拍下實景后,獲得目前所在地點的地理數據,將AR的指引信號等融合到儀表盤中,實現虛擬實景導航。類似這樣的“黑科技”在智能座艙中有很多,車信功能也是其中之一。車信是一款滿足車聯網車車、車人、人人通信的融合通信產品,可以通過方向盤按鍵、儀表信息、語音交互、人臉識別,多元化的交互方式,打通汽車五感,減少用戶交互負荷,確保駕駛安全。

    創新策略應對數字化雙重挑戰

    可以說,數字化轉型對于企業的管理流程和業務流程的影響是全方位的,而且在實施中并非一帆風順,其間也會面臨很多挑戰。“對于我們數字化團隊來說,挑戰主要來自技術和業務兩個方面。”張亮表示,其中在技術上要面臨數據智能化、移動化、敏捷化、自驅化四個維度帶來的挑戰。

    相比較而言,自驅化是對產品研發人員要應對的最大的挑戰。因為,過去對于產品研發設計,無論是產品規劃部還是市場部,提出的需求很明確,只需要根據這些需求進行細化分析和具體實踐。但是,數字化的核心是賦能,并由此創造最大化的價值,而如何創造價值是需要驅動的,即圍繞價值維度進行產品的研發設計。“對于這一過程,傳統業務部門的人員很難清晰地定義需求,也無法適應業務數字化轉型的需要,所以整個過程更需要數字化團隊自驅地定義、識別、設計、完善。

    然而,相比于技術層面的挑戰,更大的挑戰來自業務層面。作為一家擁有成熟的產品結構、生態體系以及運營體系的老牌車企,上汽在重構協同、融合的業務格局時所面臨的挑戰可想而知,需要各個業務部門能夠充分理解數字化轉型的創新價值,既要求每個業務部門都發揮出各自的專業能力,又要能夠保持整體化一致的步調。針對挑戰,上汽采取了一些獨特的方法,比如,在其數字化團隊中有一個數字營銷組,這中間一半是營銷業務人員,一半是技術人員,在研究制定業務方案時,將這兩組人員組合在一起進行,充分融合了營銷業務人員的感性能力和技術人員的理性能力。“這樣的組織在營銷領域起到了很好的作用,而且在創立一年之際就獲得了上海市企業組織創新獎。”張亮表示。

    在實現數字化成功落地的過程中,制訂全面的數字人才策略顯然具有重要作用。“在解決人才來源方面,上汽建立了一整套完善的模式和體系。”楊敏介紹說,如通過“摩爾100計劃” 吸引優秀大學生加盟,這項在行業內比較知名的人才引進計劃,每年能吸引大批來自清華、北大、上海交大等國內頂尖學府的精英學子進入上汽。

    關于數字化的實施落地,已經加入上汽超過20年的上汽乘用車IT總監楊敏,顯然更具有發言權。他表示,“上汽基于不斷發展自主品牌的需要,不搞閉門造車,希望尋求與世界領先企業的合作,并會不斷尋求像SAP這樣能夠及時為客戶提供順應發展趨勢的解決方案,形成聯盟,合縱連橫,共贏共興。”

    事實上,這也正是上汽正積極謀劃的一幅愿景:通過產業鏈上下游企業之間的彼此賦能和相互支撐,加速汽車產品與出行服務數字化的更新迭代,共同分享汽車行業數字化轉型所創造的價值。

    關鍵詞:
    相關閱讀

    已有0人發表了評論

    哈佛網友評論

    杜尚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