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6ol9a"><cite id="6ol9a"><wbr id="6ol9a"></wbr></cite></p>
    <output id="6ol9a"><strong id="6ol9a"><small id="6ol9a"></small></strong></output>
  • 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戶端iPad客戶端Kindle版手機版天貓旗艦店

    愛瑪:品嘗數字化帶來的“甜頭” | 鼎革獎2019

    作者: 2019-12-02 19:51:45 1

    對于大多數企業來說,其最終的服務對象是消費者。從這個角度而言,企業的產品不光需要設計好、性能好、品質好、價格好,更需要迎合消費者的實際需要。隨著技術的進步,AI、物聯網、機器人、新能源應用等都在飛速發展,在此背景下,企業無論從產品到制造都需要重新定義,這是調整也是機會。

    事實上,全新的時代背景和新技術的涌現,對電動自行車企業帶來的變革尤為深刻。尤其是近年來商業模式的巨大變化,共享模式的出現,電動車的銷售對象和市場容量也隨之改變。面對新的挑戰,電動車企業唯有進行數字化轉型,在生產、銷售、服務等層面,對整個管理和業務流程以及商業模式做出積極的變革,才能更好地應對日益激烈的市場競爭,實現更大的發展。

    作為電動車行業的引領者,愛瑪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將數字化轉型定為企業級戰略,為行業帶來了充滿動能與生機的新思路。

    愛瑪成立于1999年,2004年正式步入電動自行車行業,是中國最早的電動自行車制造商之一。目前,愛瑪已經在天津、江蘇、浙江、廣東、河南、四川、廣西等地建立了生產制造基地,擁有巨大體量的生產和銷售規模。2019年9月,愛瑪入選“2019中國制造業企業500強榜單”。2012年,愛瑪通過引入SAPERP系統,實現了管理的提升,并由此開啟了全產業鏈的數字化轉型之路。

    基于多年的積極實踐,愛瑪的全面數字化轉型已經取得了豐碩成果。而對于未來的數字化轉型規劃,愛瑪將基于與SAP的密切合作,從設計源頭到工藝仿真,從供方管理再到生產執行、從智能儲運到智能銷售終端管理各環節,實現全業務流程和數據打通,并利用物聯網技術,逐步實現工業化到自動化的轉型,做到真正的產業鏈智能制造。

    11
    愛瑪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信息中心 CIO 盧會北領獎

    數字化轉型的成效開始全面顯現

    隨著業務的快速發展,愛瑪越來越意識到一個關鍵問題,即使銷售成倍增長,但是利潤卻停滯不前。在經過反復研究后,愛瑪發現造成這一問題的主要原因來自兩個方面,一是低下的管理水平,二是相對粗放的管理流程。“愛瑪這時開始充分意識到了數字化轉型的重要性,并且在2012年引入SAP ERP系統后,更讓公司高層第一次嘗到了信息技術帶來的‘甜頭’。”愛瑪信息中心CIO盧會北介紹說,“舉一個簡單的例子,此前每個月盤點要15天左右的時間才能把財務報表提交給公司領導或董事會,在應用了SAP ERP系統后,這個時間只需要一天。這對于企業領導層來說,無疑最大化地提升了決策效率。”

    也就是從那時起,愛瑪開始了全面的數字化轉型,并以供應商、經銷商為切入點,將數字化變革深入到了整條產業鏈。2015年,愛瑪實現了產業鏈的全面協同,其中對供應商帶來的一個顯著變化就是交貨時間大大縮短,通過掃碼只需要15分鐘就可以完成交貨,并且做到自動三單匹配,自動對賬、付款和供應商一鍵報稅。同時,愛瑪也通過數字化轉型賦能全國幾千家經銷商,提高了經銷商的銷售能力。

    “數字化轉型的效果,也同樣體現在通過大數據分析提高業務決策能力上,”盧會北表示,在SAP推出SAC的時候,愛瑪第一時間應用了這款軟件,并由此提升了數據挖掘分析的能力。現在,愛瑪的數據信息已經滲透到企業的每一個角落,比如,在愛瑪目前內部設置了40塊大屏幕,及時的數據抽取、運算與輸出呈現,為快速決策提供了數據支撐。

    44

    在盧會北看來,愛瑪歸根結底是一個制造型企業,數字化轉型也應該更多地體現在產品及生產制造方面。這兩年將繼續在智能制造與大數據應用方面發力。愛瑪今年的銷量大概在550萬輛左右,2020的目標是800萬輛,在2021年將突破1000萬輛。面對這樣一個銷售體量,不能靠建廠房、增設備來提升產能,一定要對生產進行智能化改造,向少人化、無人化的智能制造方向發展,同時,愛瑪也是品牌商,用戶至上的數字化商業模式創新也是接下來的重點工作。”

    相比于前端領域的數字化轉型,愛瑪未來面向智能制造的數字化轉型無疑更具挑戰性,也更離不開領先數字化技術工具的支持。就此而言,愛瑪與SAP的合作也將進一步加深。在提及SAP解決方案為愛瑪帶來的業務價值時,盧會北基于實際體驗甚至用了“感激”這個詞匯。他表示,“SAP輸出的不只是一套系統,而更多的是最優的解決方案,其中更重點的一個方面就是SAP有很強的技術支撐。”

    數字化的核心就是解決實際問題

    從正式合作以來,愛瑪已經在數字化轉型過程中先后應用了SAP的ERP、CRM、SRM、HR、BPC、SAC以及OA、PLM、MES、合同管理系統、電子檔案系統等50多個系統,成功實現了數字化轉型的落地和升級。

    然而,即使有了領先數字化技術工具的支持,企業數字化轉型也并非一帆風順,在組織、制度、理念等層面會遭遇困境。愛瑪的數字化轉型過程也同樣遇到了一些挑戰。盧會北認為,如果企業管理底蘊不足的話,那肯定不是一個平臺型企業,在企業制度上也是不健全的,這會給實施數字化轉型帶來很大阻力;同時,企業自身對巨大變革的不適應,也會成為數字化轉型的瓶頸。

    事實上,這也正是愛瑪在數字化轉型過程中遇到的挑戰和阻礙,而愛瑪之所以能夠成功克服這些挑戰,其中來自領導層的巨大支持起到了關鍵作用。“對于民營企業來說,公司最高領導者對企業的感知是最敏感的,當真實感受到數字化轉型帶來的好處,企業領導者就敢于做出決策。”盧會北說,愛瑪的數字化轉型能夠在短短幾年時間達到現在的水平,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得益于公司領導層的決策和部署,并將數字化轉型作為“一把手工程”在公司內部大力推進。

    值得一提的是,盧會北在2012年加入愛瑪,可以說見證了愛瑪完整的數字化轉型過程。同時,對于在全新時代下制造型企業的數字化轉型,盧會北也有著自己獨特的認知和理解。他認為,每個企業在不同的階段,對數字化的定義是不一樣的,協同、連接、共享以及包括物聯等技術的應用,都是屬于數字化的范疇,企業需要在不同的階段打好相應的基礎。其實,無論是信息化、數字化,或是智能制造,最核心的作用就是能夠解決實際問題。而相對來講,數字化解決問題的層面比以往的傳統信息化要更廣泛,跨度也更大,而且數字化將以前無法結構化的內容實現了結構化,這也正是保障很多先進信息技術可以成功落地的重要前提。

    目前,愛瑪的數字化轉型已經取得了顯著效果,構建了以協同、連接、共享為核心的數字化運營體系。以財務共享為例,按照愛瑪每年500萬輛銷售訂單的標準,全國七大生產基地總共需要200名財務人員進行核算,但是在實現財務共享后,愛瑪的財務核算全部通過SAP系統進行操作,記賬、核算、銀行付款都是自動化運營。

    22

    盧會北先生接受《哈佛商業評論》采訪

    未來聚焦智能制造和商業模式創新

    顯而易見,數字化轉型對愛瑪來說是一個標準化和優化的過程。而面對傳統商業規則裂變帶來席卷全球的新變局,愛瑪也需要不斷突破,與數字化深度結合,從而應對全新的挑戰。談到愛瑪未來對數字化轉型的期望和規劃時,盧會北表示,消費需求的改變和新技術的應用,都在促使愛瑪進行更深層次的數字化轉型,比如消費者個性化需求的增強,人工智能、物聯網技術的崛起,以及共享模式的以租代買等商業模式的改變,這些都是愛瑪未來數字化轉型的參照點。

    “愛瑪未來數字化轉型的推進,主要集中在智能制造和商業模式創新這兩個方面。”盧會北強調說,面對新的需求和趨勢,如果不實現更全面的數字化轉型就會面臨更大的風險。首先,愛瑪一直在思考商業模式的轉型,比如大數據、車聯網的技術應用。“事實上,愛瑪已經為商業模式的改變做好了充分準備,打個比方,愛瑪的修車模式就跟滴滴一樣,如果消費者的車壞了,他只要在平臺上報修,愛瑪馬上有人搶單去現場救援。從某種意義來說,這其實也是一種商業模式的變化,以前都是消費者推車到店里來修,現在則是工程師在搶著上門修。”

    33

    同時,在智能制造方面愛瑪也將進一步發力。一方面,作為制造型企業,愛瑪需要做好產品品質滿足客戶需求,而另一方面,隨著產能的提高還需要加大制造流程的智能化改造,通過智能制造技術實現工廠的少人化甚至無人化生產。目前愛瑪基于數字化建設,已經奠定了智能制造的基礎,新建工廠都是按照自動領料、自動發料、自動入庫、自動物流來進行布局。

    盧會北最后強調說,企業在數字化轉型中能否取得成功,選擇合適的合作伙伴也是一個關鍵因素,尋找數字化工具供應商就像請醫生開藥方,能否藥到病除是衡量的標準。“愛瑪在核心平臺的構建上選擇SAP,就是因為SAP是全球最好的系統供應商。但是在這過程中,愛瑪也發揮了企業自身的主導性,因為一些具體的數字化轉型歷程供應商也可能沒有經歷過,比如商業模式的創新,這就需要企業根據實際情況發揮主導作用。”

    關鍵詞:
    相關閱讀

    已有0人發表了評論

    哈佛網友評論

    杜尚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