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r id="7nfyx"><ruby id="7nfyx"></ruby></meter>

          1. <bdo id="7nfyx"></bdo>

            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戶端iPad客戶端Kindle版手機版天貓旗艦店

            比起自尊,每個人更需要自我同情

            作者:塞麗娜·陳(Serena Chen) 2018-10-17 14:37:25 0

            無論是糟糕的銷售季度,升職無望,或與同事發生沖突,當人們在工作中遭遇種種挫敗時,通常以兩種方式作出回應。要么出于自衛責備他人;要么自責。不幸的是,這兩種回應都于事無補。用自衛來逃避責任可以減輕失敗的痛楚,但也要付出學費。另一方面,自責只能換來一時平穩,可能會讓別人對你的潛力做出差評,影響個人發展前途。

            面對類似情況,如果我們能站在朋友的角度看待自己,會怎么做呢?我們會持友善、理解和鼓勵的態度。從自我內心深處產生這類反應被稱為自我同情,近年來這一概念一直是大量研究的焦點。心理學家發現,自我同情是在各種環境下提升表現的利器。

            對于非學界人士而言,自我同情比自尊或自信更陌生。雖然具有自我同情的人往往自尊心也比較強,但這是截然不同的兩個概念。自尊往往是通過與他人比較來評價自己,但自我同情不涉及評判自己或別人。相反,自我同情能創造對自我價值的感知,因為它能讓人們真正關心自己的幸福,并在遭遇挫折后自我修復。具有高度自我同情的人表現出三種行為:首先,面對失敗和錯誤,他們善待而非苛責自己;第二,他們認識到失敗是所有人都有的經歷;第三,當他們跌倒或沒達到預期時,他們允許自己心情變差,但不會沉湎于消極情緒之中。

            得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的教授克里斯汀·內夫(Kristin Neff)開發了評估自我同情三要素的調研工具。研究者和從業人員已經使用該工具來發現與自我同情有關的個性特征和行為,并且已經發現,高分者通常更有動力完善自己,并且更有可能具有高度本真性,即忠于自我的感受。這兩點都是事業取得成功的重要因素。令人欣慰的是,自我同情能培養和加強這些特質。

            成長型思維

            大多數組織和人們都希望提升自我,自我同情對此至關重要。我們傾向于將個人成長與決心、毅力和努力聯系起來,但該過程通常始于反思。自我提升的一大關鍵要求是,對我們所處現狀——優勢和局限進行客觀評估。說服明天的自己比今天的自己更好,會導致自滿;但認為明天的自己不如今天的自己會導致絕望。當人們以同情心對待自己時,能更客觀地評價自我,這是提升的基礎。他們也更有動力去審視自己的弱點,而不是想“這有什么意義?”鼓起勇氣提升技能和改變惡習。

            自我同情不僅能幫助人們從失敗或挫折中走出來,還支持斯坦福大學心理學教授卡羅爾·德韋克(Carol Dweck)所說的“成長型思維”。德韋克記錄了采取成長而非“固定”方式來提高績效的好處,無論是成功建立初創公司,養育子女或是跑馬拉松都適用。固定思維的人認為,人格特質和能力是一成不變的,包括他們自己的個性和能力。他們相信今天的我們和五年后的我們沒有區別。成長型思維的人則反之,認為人格和能力具有可塑性。他們看到了成長的潛力,因此更有可能嘗試改進,努力實踐并保持積極樂觀。

            我的研究表明,自我同情會激發人們采取成長型思維。但實際行為呢?我們怎么知道自我同情,以及由此產生的成長思維,能讓人們更加努力地改善自己?根據有關固定和成長思維的科學文獻,成長思維最有說服力的標志之一是,他/她樂于在收到負面評價后繼續努力做得更好。畢竟,如果你相信自己的能力是固定的,那改變就沒有意義了。但如果你認為能力是可變的,負面評價就不會阻止你提升自我。

            真實做自己

            在工作場所中,除了能促使員工提升自我,自我同情帶來的好處還有很多。長此以往,人們能逐漸發現符合自己性格和價值觀的角色。在生活中真實做自己,被心理學家稱為“本真性”。 本真性能增強人們的驅動力,并帶來很多其他心理健康方面的益處。

            不幸的是,對很多人而言,在工作中保持本真性依然很難。人們可能會因不一致的工作場所行為規范,感到停滯不前,懷疑自己應做出的貢獻,或擔心遭到同事和上級負面評價,從而壓抑真實自我。但自我同情能幫助他們評估職業和人生軌跡,并在必要的時間和地點上予以糾正。例如,某具有自我同情的銷售主管未完成季度目標,她不僅會專注于如何改善下個季度的銷售表現,而且更有可能評估她目前的工作崗位是否符合自己性情和性格。

            賦能領導力

            自我同情心態所產生的益處也能傳遞給他人,對于領導者而言尤其如此。因為同情他人和自我同情相互關聯:鍛煉其一,也能增進其二。善待自我、不苛責自我,也能讓人學會善待他人;正如同情他人能增進人們對自己的同情一樣,能創造積極向上的同理心循環。

            自我同情鼓勵成長型思維——這一點和領導力也有關聯。研究表明,當領導者采用成長型思維方式時,他們更有可能關注下屬績效的變化,并提供如何改進的實用反饋。反過來,當下屬發現領導擁有成長型思維時,他們的士氣更高昂、感到更滿足,而且更有可能采取成長型思維模式。古話說:“以身作則”,正適用于自我同情及其所鼓勵的成長型思維。

            培養自我同情

            培養自我同情并不復雜,也不困難。從分析角度看,我建議可以利用心理學家對自我同情定義的三要素:我能善待和理解自己嗎?我是否承認短板和失敗,并愿與大家分享這些經驗?我是否能控制自己的負面情緒?如果這些都不起作用,還有另一個簡單的技巧:坐下來,以朋友和愛人的口吻,用第三人稱給自己寫一封信。我們中的許多人更善于成為他人而非自己的好友。所以給自己寫信有助于避免自我防衛或自責升級。

            近年來企業界在組織層面上,已經成功洗刷了對失敗的污名化。這很自然,因為失敗必然是實踐,乃至創新的副產品。但我們中還有太多人未在工作中充分發掘失敗的救贖力量。隨著越來越多的行業被顛覆,人們的工作陷入劇變,該技能將變得越發重要。

            如果你發現,自己在職場和個人生活中不擅長培養自我同情,也無須自責。多加練習一定能做得更好。

            塞麗娜·陳是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心理學教授。

            劉錚箏 | 譯   劉筱薇 | 校   時青靖 | 編輯

            本文有刪節,原文參見《哈佛商業評論》中文版2018年10月刊。

            關鍵詞:
            相關閱讀

            已有0人發表了評論

            哈佛網友評論

            杜尚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