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6ol9a"><cite id="6ol9a"><wbr id="6ol9a"></wbr></cite></p>
    <output id="6ol9a"><strong id="6ol9a"><small id="6ol9a"></small></strong></output>
  • 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戶端iPad客戶端Kindle版手機版天貓旗艦店

    四步讓你的演講記憶深刻

    作者:約翰·科爾曼(John Coleman) 2016-07-26 15:48:32 0

    給聽眾們念一篇文章會讓他們無聊到發瘋。最近我出席的一個會議上,會上一個聰明演講者針對某個主題發表演講,而他恰恰是該領域的專家。不幸的是,他發表不是一場演講(speech)而是一篇文章(essay)。這個聲譽卓越的學者掌握了書寫形式,但是誤認為同樣的形式可以用在長達幾小時的公共演講上。他向觀眾傳達幾乎不可能聽懂的異常內容——語調單調,乏味,照著稿子讀,并且還在高高的講臺后發表演講。

    如果他留意過傳播學教授鮑勃·弗蘭克(Bob Frank)的話,他就會表現的很好,:“演講不是站起來發言的文章。”設計一場演講和寫一篇文章大相庭徑。對于不熟悉公開演講的新手而言,只是模仿我們熟知的寫作格式的傾向可能會帶來嚴重后果。

    演講要求你把內容“簡化”。成年人平均每分鐘閱讀300個字,但在聽演講時,每分鐘只能聽懂150—160個字。同樣,研究發現聽覺記憶常常比不上視覺記憶,而且我們大多數人都可以持續閱讀好幾個小時,我們集中精力聽一次演講的能力就會受到很多限制。所以,寫出簡約又清晰的演講稿很重要。十分鐘的演講大約只有1300個字(你可以使用這個計算器),而且寫下來的內容(可以檢查、重讀和再次檢查)可能具備微妙又有細微差異時,演講詞必須能在一瞬間內被消化理解,所以長度必須恰到好處,切題。

    當你聚焦簡潔和清晰時,“指標詞和回顧”也很重要。在書面文章上,讀者可以反復閱讀令人混淆的段落或者漏掉的要點。一旦某個聽眾聽不懂你的演講,那么你可能永遠失去了這位聽眾。在你的引言部分,說明你的演講主題并提前列出你的演講結構(例如:“我們將從x,y和z 3個方面來看待這件事:”)。然后,在進行你的演講時,用一些指示詞,像“首先,”“第二,”和“最后,”來告訴你的聽眾你說到哪里了,并且用類似,有回顧性的指示詞來結束每一個要點(比如,“所以我們可以看出,成功的第一個因素是x”)。這種微妙的不足在書面文件中是重復且不雅觀的,但是對口頭表達卻很重要。

    同樣,在文章中,復雜論證和統計分析在可能很有說服力的,但在演講中,拋下這些數據,換成講故事,這很重要。神經學研究發現人類大腦天生就設計成能理解敘述。雖然我一直欣賞有事實支撐,有良好邏輯的論證,但在演講中盡量少提數據,而選擇一些具備更多生動形象的故事,聽眾就會更容易跟上演講者的思路。用數據來引出或者結束一個觀點。但是永遠不要背誦一連串的數據或引言。你的聽眾會更好地聽懂,記住你說過的故事并將之內化。

    如果你想讓這些故事更生動,記住當你演講時,你就是自己的標點符號。在你演講時,你的聽眾看不到強調,變化節奏,或者過渡——逗號,分號,橫線,和感嘆號等視覺的指示。他們看不見問號或是該分段的地方。相反,你的聲音,你的手勢,你的步伐,甚至你站在臺上的位置和站立方式都賦予了演講內容的質量。改變你的興奮程度,音調,和音量配合你要強調的重點。有意識地運用手勢,配合你要強調的重點。演講時,在主要重點之間跨步行走,改變你的身體位置,表明你要開始說一項新的論述。演講時語調平淡、站著不動,不僅會耗盡聽眾的能量,還會阻礙觀眾的理解力——就像沒有標點和停頓的文章一樣。演講時,你千萬不要直接念書稿內容。把你自己變成聽眾渴望的標點符號。

    演講和文章都隸屬于同屬(genus),但不屬于同種(species)。它們都有各自的技巧和結構。如果你是一個優秀的作家,那請不要假設你的文章會直接變成口頭表達。演講不是站起來發言的文章,優秀的演講撰稿人和公開演講者都會適時做出調整。(文思蘊/譯 騰躍/編校)

    約翰·科爾曼是《熱情與決心:最優秀和最聰明的年輕商業領袖的故事》(Passion&Purpose: Stories from the Best and Brightest Young Business Leaders.)一書合著者。

    原文請見:A Speech Is Not an Essay

    pic:© Fred Truman

    關鍵詞:
    相關閱讀

    已有0人發表了評論

    哈佛網友評論

    杜尚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