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6ol9a"><cite id="6ol9a"><wbr id="6ol9a"></wbr></cite></p>
    <output id="6ol9a"><strong id="6ol9a"><small id="6ol9a"></small></strong></output>
  • 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戶端iPad客戶端Kindle版手機版天貓旗艦店

    德國緣何能在技術創新上壓倒美國

    作者:丹·布萊茲尼茨 2014-06-30 10:17:00 0

    讀罷標題,你可能會想到若要論技術創新和經濟增長,最成功的兩個國家非美國和中國莫屬,爭論的問題是誰能拔得頭籌。然而事實卻是:德國輕松取勝。

    在諸如可持續能源系統、分子生物技術、激光技術及實驗軟件工程等領域,德國在技術創新上獨領風騷。為向德國學習如何進行有效創新,美國各州鼓勵弗勞恩霍夫協會(Fraunhofer Society)在美國至少設立七家研究院。這一協會是德國的應用科學智庫。

    當然,美國人在發明上的成就不容小覷。美國擁有世界上最為先進的融資系統,支持激進的思想并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果,從谷歌(Google)到臉書(Facebook)再到推特(Twitter),都是很好的例證。但以此認為美國在突破性創新方面領先于其他國家,已被研究多次證實是天方夜譚。在尖端技術領域,德國與美國不分伯仲。

    更為重要的是,德國更好地將發明成果轉化到產業中,并將其推廣至所有企業部門。許多德國創新性技術將新的思想或功能加入到老產品或舊工藝中,或者把陳舊落后產業與生機勃勃的新產業重新組合。

    德國的創新方式解釋了其在制造業方面的高超造詣。舉例來說,我們每天購買的中國制造商品,即使不是大多數,也有許多是由德國生產的機器設備制造出來的,因此制造這些機械的企業必然繁榮興旺。

    這也解釋了為何德國的工業基礎沒像美國那樣遭到嚴重破壞。德國在保持就業率增長和提升生產能力的同時,還提高了公民的實際收入水平。2010年,德國的制造業雇傭了22%的勞動者,對GDP的貢獻是21%,而且工人的工資和福利待遇高出美國66%。底線是:德國的制造者對提高就業率和實際收入水平貢獻巨大。

    相反,在美國,越來越少的人從事中產制造業工作。2010年,只有不到11%的勞動人口從事制造業,制造業對GDP的貢獻率只有13%。這種不平衡還在加劇,整個國家的國際收支差額也在不斷惡化。

    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三點:

    德國深知創新必然引起生產力提高,這種提高應該是一種普遍的提高,而不是集中在高科技產業。因此,德國并不僅僅尋求形成新的產業,還致力于進行現有產業與新思想、新技術的融合。且看一款新型寶馬汽車承載了多少信息和通信技術創新,又有多少德國最佳的軟件程序應用于奔馳汽車。相反,美國沒有通過新技術和創新使老工業復蘇,而是任其消亡。因此,我們沒有健康且富有凝聚力的產業,我們有的只是單獨配置的發射井。一名計算機科學專業的美國博士生從未想過要進入汽車行業工作,因此也不可能涉及與制造業相關的領域。

    德國有公共研究院系統,幫助重組企業和改變觀念。換句話說,創新并不止于發明。弗勞恩霍夫研究院部分受政府資助,以新奇的方式將激進的想法市場化。他們縮小了研發與中小企業日常工作之間的差距。在美國的電信領域,貝爾實驗室以前從事的就是這項工作,但是弗勞恩霍夫所做的遠不止于此,范圍涉及德國所有的產業部門。

    德國的勞動者經常接受培訓,使他們能以最多樣化和創新的方式利用技術革新的成果,從而能提供消費者甘愿以更高價格購買的產品和服務。如果你要對廚房或車庫進行裝修,要在預算范圍內購買最好的產品,那么,這些德國產品諸如米勒、博世、寶馬和奧迪會占據多大的空間呢?

    德國積極地協調這些因素,形成了良性循環。德國創新的目的是增強工人的技能和提高他們的生產力;而美國所關注的則是那些能減少甚至能擺脫掉工人的技術。德國的創新在工人的教育程度范圍內持續提供良好的就業機會;而美國的創新最多也只不過是在亞馬遜的配送中心或是蘋果專賣店增加幾個就業崗位。

    現在是美國改革創新體系的時候了。美國人需要認識到創新的目的不是提供廣受追捧的網絡服務,而是保持生產力和就業增長,從而保證實際收入提高。我們需要新的政策,允許創新發展壯大,通過美國工人在美國的土壤里生根發芽。先進的發明如何從實驗室進入市場,在這方面我們需要有轉變。這一轉變需要通過公共-私人研究所協助完成,類似弗勞恩霍夫中心在德國所發揮的作用。我們需要認清技能培訓是終身的事業,教育程度不同的工人都應該學習如何使用新技術提高生產力。

    發明并不意味著經濟增長。只有針對整體創新循環的政策才能成功地實現經濟增長,從而提高所有公民的福利。德國人能做到的,受過良好培訓和合理激勵的美國人沒有理由做不到。

    丹·布萊茲尼茨 (Dan Breznitz)是多倫多大學芒克全球事務學院創新政策實驗室聯合主任、創新研究會主席。譯文由譯言網網友Jasmine0911提供。

    原文詳見:Why Germany Dominates the U.S. in Innovation  

    關鍵詞:
    相關閱讀

    已有0人發表了評論

    哈佛網友評論

    杜尚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