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6ol9a"><cite id="6ol9a"><wbr id="6ol9a"></wbr></cite></p>
    <output id="6ol9a"><strong id="6ol9a"><small id="6ol9a"></small></strong></output>
  • 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戶端iPad客戶端Kindle版手機版天貓旗艦店

    大企業沉沒,創業者出水

    作者:丹尼爾·伊森伯格 2013-05-17 10:39:00 0

    鯨魚死后,它們重達30至100噸不等的尸體會緩慢而悄無聲息地沉入大海深處,成為新的微觀世界之源。鯨魚尸體可以在長達半個世紀的時間里滋養海底的動植物,形成包括數百種物種在內的復雜微觀環境。大到食肉鯊魚,小到硫代謝蠕蟲,還包括“自然界的創新”,即此前未被發現的新型海洋生物,經過自然選擇,在這個獨特的生態系統中繁殖壯大。

    活著的“鯨魚級企業”可以有很多種方式來培養創業生態環境——作為投資者進行風險投資;作為消費者購買創新產品;還可以作為營銷伙伴幫發展初期的小公司進行全球拓展。我堅信:大企業與創業活動有必要共生共存——如果大企業沒有進行有意或無意的培育,繁榮的創業生態環境根本不可能被創造出來。

    然而,在世界的許多地方,從以色列,到印度,再到科羅拉多州,到丹麥,創業環境繁榮背后的深層原因卻不那么美好。事實上,這些地方的創業文化脫胎于現有大型企業的收縮或死亡所殘留的碎片。眼下就有一個例子:芬蘭如今創業潮高漲,部分原因是由于手機巨頭諾基亞將剝離1萬個高質量職位,同時實施的“諾基亞之橋項目”是一項社會關懷戰略,致力于消除裁員帶來的痛苦,有意地為才華出眾者提供支持。

    相似的情形正在加拿大滑鐵盧地區上演。位于基奇納-滑鐵盧地區的“量子中心”(Quantum Hub)初期就曾得益于黑莓手機制造商RIM的成功,如今盡管RIM公司遭遇“滑鐵盧”,它卻依然能夠從RIM的動蕩中獲益,RIM由盛轉衰為小企業送去了數以千計的高素質人才。

    然而,人們往往選擇性地將社會創業潮的興起簡單歸因于政府干預,罕有人談到大企業死亡在其中的作用。1987年8月,以色列內閣在美國的巨大壓力下停止了獅式戰斗機的研制。這一決定事發突然并且頗具爭議。對以色列來說,該項目的軍事意義相當于研發自己的F-16戰斗機,社會意義相當于美國宇航局的登月計劃。這項價值數十億美元的項目戛然而止所造成的失業數約為1500至3000人;在獅式戰斗機項目停止后的80年代末90年代初,以色列的創業企業突飛猛進。二者時間相近并非巧合:數千名失業的高素質工程師要么開創了自己的公司,要么加入了初創公司,這些經驗豐富的人才足以開發出具有尖端技術的產品,從而啟動以色列的創業革命。這個例子或許不如創業明星的故事那么絢爛,但它用事實說明,一個曾經頗具前景的項目的死亡,為許多新企業賦予了生命活力。

    20世紀70年代末期的印度,也曾上演過相似的情節。IBM在印度曾一度是政府、企業和軍隊的首選主機供應商,經營上一直高枕無憂。直到1977年,政府通過了一項法律要求外國企業必須向本土股東轉讓60%的所有權,而IBM管理層拋下一句“絕不同意”,便毫不客氣地關張大吉。結果呢?IBM所培訓的數千名印度高管推動了多家新興外包服務供應商的成長。雖然你可能曾聽聞IBM企業官僚主義之盛,但這并不妨礙它一直被視作計算機銷售、服務,以及工程師的頂尖培訓平臺,正如當地一家從事計算機服務的初創公司在廣告中所言:“IBM或已離去,但IBM的才智皆存于此。”

    還有一個跟IBM有關的案例異曲同工。科羅拉多州的博爾德地區擁有活力充沛的創業生態體系,而它的發展離不開當地動蕩的經濟環境:過去三十年中,IBM在博爾德區的幾輪收縮(最近的一次是在2010年)與該知名創業區的勃勃生機有著莫大關聯。正如有些人已觀察到:“在博爾德地區,早期被IBM解雇的人才中很多人自己創業,或是受雇于初創公司。”比如博爾德地區的存儲技術公司(Storage Technology,該公司于1984年申請破產保護),以及本土文字處理軟件及硬件制造商Necton Bylinnium。

    2008年,位于紐約市及其周邊的很多財務服務公司解雇了大批員工(僅雷曼兄弟就解雇了26000人)。而如今紐約正在經歷一場創業革命,風險投資規模雄踞全球第二或第三位(名次的確定要看你信哪位市長,紐約市長布隆伯格還是波士頓市長梅尼諾)。

    “大企業沉沒”是“創業者出水”的重要因素,雖然并不是唯一因素,但它不應被忽視。大企業墜落,創業生態體系會受到什么影響?現實告訴我們,創業者總是能夠適應變化并且以創造性的新方式成長壯大。然而,在大企業倒下、裁員或是重組時,人們會感到被拋棄的痛苦,我完全了解這種感受并對此報以同情。這一結論的實際意義顯然并非鼓勵、贊頌大企業之死,就好比認識到鯨魚之死能夠滋養新的生態體系,但并不鼓勵人們殺鯨一樣。不過,當今商業世界不斷變得更加復雜和多變,企業領導和政策制定者如能順應自然規律,將會更加得心應手。(熊靜如/譯 安健/校)

    丹尼爾·伊森伯格是巴布森全球學院管理實踐教授,同時也是巴布森學院創業生態體系項目的創始執行主管。他的新書《卑微、不可能、愚蠢:逆向創業者如何創造和掌握卓越價值》。

    原文請見:When Big Companies Fall, Entrepreneurship Rises

    關鍵詞:
    相關閱讀

    已有0人發表了評論

    哈佛網友評論

    杜尚论坛